當(dang)前位置︰首頁 > 新(xin)聞頻道 >國際新(xin)聞 >正文
關注(zhu)宜賓新(xin)聞網(wang)
轉發微博
“意外走紅”的德國小伙︰“面對疫情(qing),我們都(du)是中國”
2020-03-29 01:36來源︰中國新(xin)聞網(wang)

近日(ri),一huan)duan)視(shi)頻在(zai)旅德的華僑華人和留學(xue)生(sheng)中廣為(wei)傳播。在(zai)視(shi)頻中,德國小伙托比(Tobi)和他的伙伴們為(wei)全球華人捐款捐物的愛心(xin)接力(li)而感動,同時也為(wei)外界因疫情(qing)對中國的不實攻擊甚至歧視(shi)而感到憤慨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圖為(wei)視(shi)頻截(jie)圖。受訪(fang)者(zhe)供(gong)圖

“此時此刻,面對疫情(qing),我們都(du)是中國!I am China!”托比用(yong)“#I Am China”(我是中國)的標簽,在(zai)不同的國際社交媒體(ti)上傳遞對中國抗擊疫情(qing)的聲援。視(shi)頻很快在(zai)華人微信群和公眾號(hao)成為(wei)“爆款”,在(zai)新(xin)浪微博和B站亦收獲大量轉發和點贊。中國駐德國大使(shi)館亦關注(zhu)到此事,並轉載(zai)至公眾號(hao),很快成為(wei)“十萬加”熱(re)門視(shi)頻。托比本人亦接到多家媒體(ti)采訪(fang)的邀(yao)約。

“完全沒有想到會(hui)有這麼大的反響。”當(dang)地時間9日(ri)在(zai)德國接受中新(xin)社記(ji)者(zhe)專訪(fang)時,托比坦言,自己做自媒體(ti)剛一年,做這個視(shi)頻的時候,只是想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(qing),“哪怕(pa)只有一hua)俑觥 磺?鋈絲kan)到,也是好(hao)的,這也是我ye)囊環莨gong)獻(xian)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圖為(wei)視(shi)頻截(jie)圖(翻拍(pai)自網(wang)絡)。中新(xin)社記(ji)者(zhe) 彭大偉 攝(she)

生(sheng)活在(zai)德國西南(nan)部巴符(fu)州斯圖加特的托比曾在(zai)北京清華大學(xue)留學(xue),目前是一位幸福(fu)的中國女婿(xu),有著籍貫中國山西的太太和兩個可愛的混血寶寶。

一年前,托比開始將一部分(fen)精力(li)用(yong)于經營自己的自媒體(ti)賬號(hao),“這也是我ye)男巳qu)所在(zai),因為(wei)通過拍(pai)視(shi)頻,我可以(yi)給中國人介紹德國,讓德國人看(kan)到真實的中國。”

在(zai)托比發布在(zai)新(xin)浪微博賬號(hao)“Hey_Tobi”的視(shi)頻中,既有“德國上大學(xue)花錢嗎”“啤酒節三大套路”這樣的“生(sheng)活服務類”題材,也有體(ti)驗50歲敞篷老(lao)爺車、探訪(fang)“不限速(su)”的德國高速(su)路這樣的趣(qu)味探秘(mi)類題材。

一huan)duan)視(shi)頻中,托比在(zai)斯圖加特的公園里(li)邀(yao)請(qing)德國人品嘗中國燒烤,“他們吃yuan)蟛喚jin)問我要秘(mi)方(fang),還gua) 臀已xue)中文‘好(hao)吃’!”

談為(wei)何選擇拍(pai)攝(she)與疫情(qing)相(xiang)關的視(shi)頻,托比說,因為(wei)他通過媒體(ti)和朋友(you)了解(jie)到了在(zai)疫情(qing)出現(xian)後浮現(xian)的一些(xie)歧視(shi)性語言yuan)托形wei),“毋庸(yong)置疑,這是不huan)緣摹Kyi)我想做一個視(shi)頻來發出我ye)納yin),呼吁(yu)大家要理智qian) 娑岳 選 娑栽幟眩 頤怯Ω猛漚嵩zai)一起(qi)。”

“我們不能(neng)改變(bian)中國和德國兩個國家之間地理上的距(ju)離,但是我們可以(yi)拉(la)近人們心(xin)與心(xin)的距(ju)離。”托比說,當(dang)2015年的《查理周刊(kan)》恐襲(xi)事件發生(sheng)後,全世界用(yong)“我是查理”的口號(hao)表達了震驚與同情(qing),而在(zai)今天(tian),一部分(fen)海外中國人卻不得(de)不用(yong)“我不是病毒”的口號(hao)去抗爭因疫情(qing)而起(qi)的排外情(qing)緒(xu)和種族(zu)歧視(shi)。“讓我們一起(qi)對抗病毒,不要對抗人!”

視(shi)頻中,與托比一起(qi)喊出“我是中國”的還有12位身份各異的德國人。托比說,他們大都(du)和中國有或多或少的關系,每個人都(du)是聯(lian)系中國和德國的紐帶(dai)。“有的人像我一樣和中國人組(zu)成了家庭,有的人喜歡(huan)學(xue)習中文,有的人愛吃中國菜,有的人去過中國旅游……”

“不論如(ru)何,他們都(du)是願意為(wei)中國加油(you)的德國人。”疫情(qing)肆虐(nuenue)之時,主動站出來反對yun)縭shi)、為(wei)中國加油(you)的,還有托比的德國老(lao)鄉阿福(fu)(托xin)硭middot;德克森)。這位行走在(zai)中德兩國間的“網(wang)紅”日(ri)前用(yong)英文錄制了一huan)duan)題為(wei)“隔離病毒,不隔離愛”的視(shi)頻,呼吁(yu)所有人︰“如(ru)果你(ni)無(wu)法直接對中國施以(yi)援手,那(na)就友(you)善地對待因疫情(qing)受到影響的人們”。

在(zai)新(xin)冠病毒疫情(qing)出現(xian)後,托比已經發布了三則視(shi)頻,除(chu)了“我是中國”外,還有一則是介紹德國冠狀病毒研究(jiu)專家如(ru)何分(fen)析此次疫情(qing);另一則則是實地探訪(fang)藥妝(zhuang)店和華人募捐的“德國口罩斷貨的背後是千萬顆牽(qian)掛(gua)中國的心(xin)”。

不同國籍的網(wang)友(you)紛(fen)紛(fen)給托比留言,表達支持。其中一位寫道︰“看(kan)到你(ni)提醒身處西方(fang)的人們不要歧視(shi)戴口罩的人,這真好(hao)。”

“很多網(wang)友(you)的留言是一樣的,就是‘中國加油(you)!’我能(neng)感受到他們的力(li)量、他們的家國情(qing)懷(huai),這也是我做視(shi)頻的動力(li)。”在(zai)采訪(fang)的最(zui)後,托比說,自己想把同樣的祝福(fu)送給身處中國國內的所有人︰“我相(xiang)信一切都(du)會(hui)好(hao)起(qi)來,中國加油(you)!I am China!”(彭大偉)

編(bian)輯︰余麗 責任(ren)編(bian)輯︰李莎(sha)